速冻心脏

《Im Holderstrauch》筹备中。

土豆洁癖癌并尴尬癌晚期。
KY过敏。
积极向丧。
一个文盲。
日常暴政发言。
信仰不兼容无法解锁好感度。
挖坑称帝前大概能先当Flag之神。
KNEEL before your Kaiser.
拆家为什么要关注我,指望被我的人格魅力(?)感化吗。


「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写过一百个AU,没好好搞个正经国拟总觉得让人瞧不起。


【想多了只是因为写得烂而已】

这个日子应该来点儿音乐。

其实拆墙日还想写点儿东西。写个摔碎的蜜罐融化到一半的塑料玩具桌子边因老化剥落而张牙舞爪的棱角,百转千回多种可能最后还是无可避免的一刀。

……

就想想,写出来肯定没有预想效果的三分之一好,文盲闭麦。

一点儿想法。


有些人可能搞混了“大胆尝试不落俗套”和“把心里的垃圾一股脑倒出来”的区别,某些东西见不得人是有其道理的,不是粗俗表述再加上冷眼旁观似的视角就是酷,最基本的过滤都没有,那不如强烈建议读者每天深夜去和精神失常的邪教头子做隔着铁栏杆的贴面舞。


好吧可能太傲慢了,但我还是要嘲笑一句:


“没人想知道你骨头里是怎么钻出蛆来的,省省吧。”

Herr, lass mich auch mit denen streiten,
die ihr ewigen Ruhm prophezeiten.

一天为啥就这么点儿时间写题写到不敢崩溃的人流下热泪。

我不理解怎么八百年过去还有天真懵懂啥也不管的小可爱顶着拆家万岁拆家rio来fo我是打算干啥,给我脸啊?没看我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只吃土豆其他滚”吗?

【独普】Security

关于Hurt&Comfort的摸鱼。
灵感来源于夕阳老师 @金曜日  超级赞的战损静画,赞美夕阳老师,跟夕阳老师勾肩搭背。【?】
非典型ABO,AB向。


Title: Security/你不知道的事

BGM为 Mayer Hawthorne - Designer Drug


“你现在就是一枚信号弹。”

亚瑟 •  柯克兰问候道,明显缺乏一位绅士应有的礼数。他的同伴应该刚从某场战斗中脱身,挤进电梯的那一瞬就开始拆卸身上的盔甲,有价无市的装备噼里啪啦往下掉,跟游戏里终于被击杀的Boss似的,砸在底板上的动静...

一搞搞俩。

好了知道你俩连拆墙一起过了带上我的祝福赶紧走开。

一点点《雪国列车》AU。
年龄操作,独×若普。
尝试一下新写法。【根本没有】

“他得来点儿这个。”女孩说,伸过来的手里拢着一粒比骰子大不了多少的松石绿固体,像团嚼过又冻干的青苹果味口香糖。

路德维希很久没有见过那些东西了,无论是青苹果还是口香糖。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个,也许是因为前一天还有人缠着他问牛排到底是什么味儿的,好不好吃,闻起来怎么样。

“不。”他说,缓慢而坚决地拦住了她。那粒带着劣质色泽的固体在女孩手上晃了晃,不过一指之遥便要滚落到第三个人的鼻尖。

他当时做了什么样的回答?他一时想不出个大概,左右不过是些无奈又敷衍的说辞,记不住的就忘了吧,那对我来说同样不切...

1 / 15

© 速冻心脏 | Powered by LOFTER